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太宗赵光义临终忏悔守内虚外政策实在误国-【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41:19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至道三年(公元997年)三月,宋太宗赵光义腿疾恶性发作,危及生命了。他这腿疾几乎是年年发作的,但他,不愿意说明真相。直到后来他的重孙子宋神宗赵顼才说出了真相——那是当年兵溃燕京,辽皇追赶,中了两箭留下的后遗症。 此刻,五十九岁的宋太宗仍旧心有余悸,临死之际他无可奈何地想:“五代以来,我是第一个非武将出身的‘文人皇帝’。《战国策·赵策》上有段名言:‘人主 之子也,骨肉之亲也,犹不能恃无功之尊,无劳之奉,而守金玉之尊也。’我以皇弟的身份继承神器,本欲建武功以塞天下之口,殊不知武运不昌,只能转而经营 ‘文治’,实在可悲可叹!”

他面对死神深感“无武功”之耻辱,反省导致这个结果的“守内虚外”政策,闭目深思产生这个“守内虚外”国策的过程。

那是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他亲自征辽的事,他本想乘平定北汉的余威,一举夺回被石敬瑭出卖给契丹的燕幽十六少,?。

却在小胜之后遭到高梁河大败。两员辽国大将:左翼耶律斜轸、右翼耶律休哥率大军分左右冲杀过来,直扑太宗坐骑。他宋太宗忙命左右护驾,可怎敌辽国铁骑在 善于用兵的大将指挥之下的左冲右突?因此顷刻之间便被分割得乱七八糟。人数虽然众多,但是兵找不到将,将也找不到兵。迭床架屋的指挥机构,临战时却只能将 众多的兵马变成一群“乌合之众”。他宋太宗这时算尝到了苦头,仓皇失措,眼看就要葬身在辽将铁蹄之下,幸亏有辅超、呼延赞两个勇士奋力掩护,他这才南奔至 涿州。这时,宋将也都陆续逃回。检点死卒,损缺达万余,天色已晚,只好人涿州。然而,马刚卸鞍,耶律休哥派的大军就又追到了。这时,宋军的指挥完全失灵带 兵的没有发兵之权;发兵的人又不知部将在哪里,云集的部队少来自州郡,更是编制不明,所以二临大敌,只有各自逃散,顷刻1句土崩瓦解,他来太宗也只得单人 匹马地拼命往南狂逃。由于天色昏暗,不明路径,马陷人了泥淖之中。这时真是喊天天不灵,呼地地不应。他宋太宗完全陷人了绝望之中,只好准备当辽国的俘虏 了。正在这危难之际,遇上了从太原押运军需粮草赶到的杨业,扬业将他救起,命部卒腾出装载饷械的一乘驴车,请他坐上,杨业及其子杨延朗杀退辽军追兵,这才 颠颠簸簸地返回了京城。

以后仍常常有“征辽”之举但总是屡战屡败。有人便趁机陷害主战的将领。宋太宗只好说:“恢复旧疆,不是别人的 主张,是朕的一贯志向。伐辽失败只是由于将帅军事指挥上的失误所致。”其实他心里明白,每次临阵都是他亲自拟定的“阵图”,所谓“失误”,实际上就是他的 “失误”。连续失败已使他完全失去了北伐的信心,只有此时,他才思索,自己没有功底,这种硬撑门面的征伐不行。

他对大臣说道:“朕向来用兵,是为民除暴,若是好兵黩武,那就把天下老百姓害苦了。”

想来想去,就变了国策,由外而内,从此,他就定下了“守内虚外”的基本国策。对于辽军的人侵:“但令坚壁清野,不许出兵,继不得已出兵,只许披城布阵,又临阵不许相杀。”遇敌则惟以闭垒塞门为上计。

对于这个国策,宋太宗可能还意识不到这是一种完全保守的国防思想。这种思想是十分被动、十分有害的,甚至会亡国。做“太平天子”的梦想是实现不了的。在 “守内虚外”的基本国策指导下,宋太守大谈什么“朕每读《》,至‘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时,以为规戒。王者虽以武功克定,终须用文德致 治。”

于是便弃武修文,而且颇有建树。他建立了国立图书馆——崇文院,精美壮观,不亚皇宫。他又派人到全国各地,广为搜求图书,数年 之后,藏书已十分丰富。他宣称:“朕即位之后,多方收拾,抄写购求,今方乃数万卷。千古治乱之道,并在其中矣!”他自己还是个经常的读者,不断率大臣光顾 崇文院,颇为自得地对大臣说:“人君当淡然无欲,勿使嗜好形见于外,则奸佞无自人。朕无他好,惟喜读书,多观古今成败,善者从之,不善者改之,如此而 已。”真中国历史上极为难得的一位“读书皇帝”:“朕每退朝,总是忘不了读书,意欲参酌前世成败而行之,以尽损益。”

宋太宗还十分重视文化积累,为后代留下了几部珍贵的大型图书:《太平御览》、《太平广记》和《文苑英华》。

可是当死神降临时,在难以忍受的腿疾的剧痛中,他却意识到了一个国家仅有“文治”是不行的。他想:“不要武功,只会文治,只能给后代留下一个‘积弱’的 王朝。我不能收回幽燕十六州,我的子孙就更不行。这样辽国必成后患,而且后患无穷。一个‘积弱’的大宋王朝是再也不会涌现出像杨业那样的战将的。靠谁来保 卫国家,保卫朝廷呢?”

他就怀着这样的忏悔离开了人间。

301医院nk细胞治疗

nk细胞免疫治疗的价格

干细胞抗衰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