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CCES快递多元化投资致无力输血或无法运转面临倒闭

发布时间:2020-06-28 12:12:35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夕阳西下,仍旧停留在货场的货车。陈熙春

曾排名全国快递行业前十,还是过不了资金链这关

记者调查,母公司多元化投资,无力再输血

昨天(2日)下午,浙江杭州萧山通惠北路陆路口岸的CCES快递(上海希伊艾斯快递公司)浙江杭州总分拨中心仓库,杭州分公司经理柴先生最后打扫了一遍仓库。

“7月1日下午,原本守护囤积快递的员工忽然转身开始抢包裹,到晚上9点多,仓库被洗劫一空。”柴先生说,因为公司拖欠员工工资,一周前很多快件就没人送了,公司员工守了快递一个多星期(本报7月1日A3版曾以《万余件快递躺在仓库没人送》报道CCES分拨中心停工消息)。现在失去了耐心的员工,开始转身抢快递包,整个仓库除了囤积的快递外,电脑、空调、桌子、椅子甚至连用过的扫帚都被拿走了,目前已经报警。据记者了解,除了这个直营点,杭州其他几个加盟点仍在正常运营。

“CCES公司确实资金方面比较困难,暂时无法运转。”昨天,董事长方里元承认,他们在寻找新的接手人。

收购方江小根:投入2000多万打了水漂

除了杭州,全国各地CCES的直营点都已进入瘫痪状态。

昨天记者拨CCES全国免费热线,电话那头已提醒“打您所拨叫的电话余额不足。”

CCES浙江杭州直营网点在一个星期前已经停止运营,员工们已经两三个月没领工资。杭州分公司负责人柴先生告诉记者,CCES杭州有200多个员工都没有拿到工资,总计大约四五十万元。

CCES董事长方里元和“四通一达”的掌门人一样,都是桐庐人,在快递行业,也是排得上号的。CCES很快进入全国快递前十名。

CCES的资金链危机早在2个月前就已凸显,“之前公司每个月25日发工资,4月份拖到了29日才发。”CCES杭州公司员工小刘告诉记者,此后就再没拿到过公司一分工资。他曾打电话到上海总部,公司承认确实遇到一些问题,但是正在谈收购,一切都会好起来,让他传达给其他员工,耐心等待。

前阵子有消息,原汇通快递广东区总经理江小根2亿进驻CCES。昨天记者了解到,江小根突然反悔了。

江小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每天唉声叹气。“我也是受害者,我陆续替CCES付了班车费等各类费用2000多万,现在这笔钱等于打水漂了。”

4000多万的债竟成“无底洞”

年初就有传闻,京东商城4月将收购CCES,但4月过后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6月份消息传来,原汇通速运总裁徐建荣和CCES董事长方里元商谈收购事宜,2012年6月17日,各方签署了《CCES重组经营方案意向书》,并明确了合作框架,该文件上显示方里元、江小根等人的签字。

方里元、江小根都是桐庐人,用江小根的话讲,大家是老乡,感觉信得过。

6月19日,江小根提出让自己的财务进驻CCES公司进行交接。方里元提出,先付掉部分拖欠班车司机的钱。

“CCES已经拖欠了班车主很多钱 ,长的拖欠了10个月,在所有经营性债务中,班车费是大头,涉及上千万,最多一个班车主,有10多辆大车,拖欠了400多万,与CCES合作的班车主有七八十家。”江小根告诉记者,他亲眼看着方元里和所有班车师傅签下协议,由于公司经营困难,班车主同意CCES先支付拖欠的50%费用。“这也是我们最后决定接受CCES的主要原因,可等我们一进来,班车主们都反悔了,每天来闹,根本就没办法让公司正常运营。而方里元也不再出面。”

江小根派文员和财务进驻CCES总部第一天,就有不少人找上门要债,办公室门一个个敲开;到后来,拖欠的菜钱、服装费、装修费、面单费……各类想到想不到的债主都来了,公司七八十个员工,每天来的债主都超过100个。

“我们又没办法核实,打电话给方里元要求他过来坐镇,至少一一核实,他却不肯再出面。”江小根说,没有核实的债务他怎么可能给钱,最后那些人就来闹来抢,班车主们也不肯开工,一定要求付清楚全部欠债,这原本估算的4000万债务,突然成了“无底洞”。“员工都被吓哭了,除了天天被债主追债,企业根本没办法运营,只能撤出来。”江小根无奈地说。

江小根已经放弃收购CCES,砸出去的2000多万也一去不复返。这场短暂的婚姻,甚至连证都没领,就这样一拍两散了。

“再坚持下去,只会损失更多。”江小根说,他当初看中的是CCES的品牌和那张快递营运牌照,但至今,除了那张重组意向书,各类手续都还没办。(实习生 李沐子记者 张妍婷)

Google浏览器下载

Google浏览器下载

Chrome浏览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