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孙延群病逝

发布时间:2021-01-07 19:22:19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3月20日,孙延群出席某基金活动并接受颁奖,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明星陨落。

前日上午,一条噩耗震惊了整个基金业界:知名大腕基金经理、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孙延群因病在7月5日上午去世,享年41岁。

6月22日,私募大佬,中国资本市场的传奇人物,前君安证券总裁及深圳晓扬投资创始人杨骏因罹患肝癌在上海辞世,年仅44岁。短短半个月,公募基金也痛失明星基金经理孙延群。连续发生的明星基金经理过世事件让这一金领职业背后所隐含的凶险为世人所了解。而对于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而言,基金经理的健康因素也开始成为基金经理离职、利益输送等之外的一大影响因素。

英年早逝

此前,今年3月25日,上投摩根公司公告称给孙延群特别批准了五个月的假期,让他用于养病。谁料想,短短三个月之后,孙延群竟然被病魔带离了人世。

昨日上午,本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已经处于休养状态的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孙延群因病逝世。

昨日上午十点左右,在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内部员工之间,这条令人悲伤的消息已经开始流传:

“我们怀着极度悲痛的心情通知大家,公司投资总监孙延群先生于2009年7月5日上午八时左右在上海中山医院因病辞世,享年41岁。孙延群先生的丧礼将于本周四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具体时间待家属确定后会通知大家。”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获知这个消息的,太惊愕了,希望逝者安息。”上投摩根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一位上投摩根基金的前员工也向本报记者表示,“我刚刚接到了电话,通知我们说孙延群去世了,然后请我们原上投的老同事参加葬礼。”

上投摩根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显得情绪非常低落:“是的,孙延群去世了,我也刚知道不久。”

对于孙延群的死因,该人士表示其目前还不太清楚。“具体的死因我们要等医院最后的确认,关于丧礼的细节我们也正在和孙延群的家人进行沟通,具体的事情我们下午会在网站上进行公告。”

昨日下午,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官方网站首页Banner更改为一张题为“沉痛哀悼孙延群先生因病逝世”的白菊图片,整个网站也变成了黑白色。图片链接到了孙延群的讣告,讣告内容与此前公司内部的通知类似,只是将孙延群的去世时间精确到了八点二十分。

另据了解,昨日早上开始,上投摩根包括董事长在内的多位高管和同仁已到孙家表示悼念和慰问。治丧委员会已经由董事长担任主任、全体高管和相关职能部门组成,将尽全力协助其家属办理后事。

公募基金首例“过劳死”

关于孙延群其人,上投摩根在讣告中给予了如下的评价:“孙延群先生为人正直忠厚、工作勤勉尽责,坚持并倡导价值投资,并凭借其出色投资管理能力,为基金持有人带来了稳健卓越的回报。”

“实在是太可惜了。”南方某券商一位高层慨叹。

孙延群的身体不好,这个是业内所共知的事情。今年3月份,上投摩根公告称,投资总监孙延群由于健康原因需要治疗,“公司根据有关法规和公司制度批准孙延群先生5个月假期的申请,孙延群先生将因病休养至2009年8月”。

3月20日,孙延群出席“理柏中国基金奖2009”颁奖典礼,成为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当时,孙延群被称为基金经理“过劳症”公开的第一例,而现在看来,他也是国内基金经理中第一个“过劳死”的人。

孙延群在圈内历来以“拼命精神”著称,但出色业绩的背后也是对身体严重的摧残。“其实圈子里面每个人都知道,他这种拼命法早晚会出事。”一位基金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他上次见到孙延群,就感觉到孙“非常憔悴”。

某券商基金研究总监也回忆道:“我上半年去见过他一次,面色很不好。”

“他平时太用功了。”上述基金人士表示,孙延群“在工作上面用了太多的时间,而且他各方面的事情都做得非常细致”。

公开资料显示,孙延群生前同时担任着上投摩根的投资总监和两只基金基金经理的职务,其工作压力可见一斑。

其管理的基金由搭档运作

自吕俊离职之后,孙延群就一直是上投摩根在投资方面的关键人物,他的离世对于基金持有人的影响毋庸置疑。

在孙延群病休之后,他所管理的内需动力和阿尔法这两只基金就由其搭档的基金经理独立运作,投资总监之位也由研究总监许运凯代理。

昨日,上投摩根公司负责媒体联络的人士表示,孙延群原负责的工作在他休病假期间原本就已经有了相应代理机制,因此投资部的运作不受影响。而且,根据相关法规需要的对外公告,上投摩根也会依序进行。言下之意,孙延群的工作上投摩根已经早有安排。

只是,对于“换手如换刀”的基金业来说,基金经理的更换很可能导致基金业绩的波动。仅以上投摩根为例,吕俊出走之后,中国优势的排名明显下滑。W ind资讯显示,年初至今非货币开放式基金净值增长率排行中,这只曾经的顶尖基金仅仅排行第131位。

同样在W ind资讯的这个榜单上,内需动力和阿尔法的排名分别是第90位和第232位,基本处于行业中游水平。

这两只基金此前都实行双基金经理制,在后孙延群时期,这两只基金的表现将更考验两位接力者的投资能力。

“希望新一代能尽早成长起来。”上述前上投摩根员工向本报记者感慨道。

孙延群的过世也从另外一个侧面体现出公募基金持有人的迷惑:除了明星基金经理转投私募,基金经理的健康问题也开始为持有人所担忧。

记者观察

基金经理健康状况堪忧

对于基金经理这一群体的健康状况而言,孙延群的过世只是其中最极端的一个事件。一个为业内所熟知的事实是,高强度的工作和近乎苛刻的业绩压力使得基金经理成为了亚健康频发的人群。

一位基金人士私下里向本报记者表示,“现在很多基金经理身体都不好”。还有基金经理向记者抱怨道,自己几乎是每天都要从早上8点工作到夜里12点之后,连周末也得不到休息。

长期的高强度工作导致很多基金经理缺乏健身运动,“三高”、虚胖、抑郁症等“职业病”长期困扰着基金经理们,夺取孙延群生命的据说就是“加班族”常患的胃部疾病。甚至有人戏称:基金经理是“人前风光,人后凄凉。”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用糖皮质激素治疗白癜风会影响发育吗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糜烂一度会有什么症状

上海专业治肾病医院

上海做无痛人流的价格是多少

四川达州哪个治疗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