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关注农村陪读群体之专家访谈尖叶景天

发布时间:2020-10-19 01:49:08 阅读: 来源:中空玻璃设备厂家

农村陪读是城镇化过程中的必然现象

农村陪读是中国独有的一种现象。在“知识改变命运”的原始动力驱动下,越来越多的农民为了下一代的前途命运走出偏僻的大山,涌入乡镇、城市。从乡村进入城市,“陪读族”的衣食住行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日益庞大的农村陪读群体的出现,对城镇化的影响有何利弊,原本已经几乎“饱和”的城镇又要如何承载着庞大的“陪读大军”?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谭克俭。

记者(以下简称记):陪读最初是出现在城市的一种现象,缘何现在乡村也出现陪读群体?

谭克俭(以下简称谭):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乡村陪读是我国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现象。其形成的动因是乡村居民向城镇的阶梯式流动,即山区乡村—平原大村—城镇流动迁移,致使乡村村庄人口也呈阶梯式减少。农业人口的减少,导致一些偏远地区的乡村学校没有了生源,大量“空心”学校造成了教育资源极大的浪费。教育部门为了提高教育资源利用率,开始撤并学校,这又使得很多村庄没有学校的情况发生。这些村庄的孩子只能迁徙到有到大的学校或好的学校的中心镇、县城,甚至城市求学。因此农村陪读现象应然而生,且以单向的、阶梯式的为主要形式。此外,农民对子女、教育等问题的观念改变也是造成乡村陪读现象出现的一个重要因素,当代农民更加重视子女的教育问题,为了让子女享受到更好的教育,他们可以不计代价、不计成本。

记:陪读现象对城镇人口结构有影响吗?影响有多大?

谭:进城培读是人口城镇化过程的前奏,这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陪读群体使流入地常住人口增加,使得城镇人口增加;另一方面由于陪读群体以青壮年为主,老年人大多留守村庄,使得流入地的人口结构年轻化,而农村人口则进一步老化。另外,随着户籍制度改革进程的加快,这部分人中有相当部分会将户籍迁入城镇,从而改革原有的人口分布状态。而且,随着进城陪读的家长越来越多,学区内的房租被抬高,周边的房地产业被直接拉动。同时,我们也可以发现,很多城市学校都在 “超负荷”运转。有调查显示,许多城镇学校小学班额最多的达到90多人,初中达到110人。而教育部规定中小学班级名额为45人,很多学生写作业连双臂都放不开。

记:随着农村陪读群体的日益庞大,他们将面临着哪些问题?

谭:不同于城市陪读,农村陪读更多的是家长的一种无奈选择。城市里的陪读,多是家长为了选择更加优越的就学条件而进行的,而农村的陪读则是要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因此,农村陪读,首屈一指的影响便是家庭经济。陪读的家长本是农民,以务农为生,是地地道道的生产者。进入城市后,他们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由生产者转变为消费者,即使依靠打工谋生,由于生活成本提高,家庭支出加大,经济负担加重,如此一来极易造成农村家庭返贫。其次是受到的影响便是家庭生活质量下降。由于农村家庭收入有限,一个家庭中往往是母亲跟着孩子陪读,父亲外出务工,处于长期分居状态的夫妻占到绝大多数,这直接影响家庭生活和夫妻关系、亲子关系,长远看来并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第三,农村陪读家庭将要面临的问题便是养老问题。一个农村陪读家庭通常的模式是,青壮年夫妻外出陪读,家中留守的只有年迈的老人。老年人既无劳动能力,又无法照料好自己的身体,家庭养老面临新的困难。

记:农村陪读群体的出现是城镇化发展的必然产物吗?我们又该如何取其利、去其弊?

谭:农村陪读首先是城镇化过程中的必然现象,是城镇化过程中的一种形式。其次是教育制度的不适应,教育制度没有适应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没有与人口迁移流动的教育需要相匹配,简单化的大规模的学校合并使得陪读现象大范围出现。农村陪读现象大大促进了城镇化发展进程,有效地拉动了生源流入地的经济发展,其利在宏观城镇化;同时出现的不利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上面我们已经讲过,其弊在家庭负担重。

然而,农村学龄人口不断减少、人口流动日益频繁和城镇化持续推进是不可更改的大环境,农村陪读现象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存在。农民希望自己的子女受到更好的教育无可厚非。要想解决这个现象带来的不利影响,就要解决农村教育资源均衡的问题。虽然近年来许多乡村或依靠个人力量、或依靠财政拨款,陆续兴建了一批乡村学校,但“空壳村”无生源,使得这些学校的运转状况也不尽如人意。因此,解决“村里空空荡荡,城里满满当当”的根本还是农村教育体制改革的问题。农村教育必须改变其农村单向流动到城镇的格局,真正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合理布局农村学校校址,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农村陪读”带来的种种问题。

☆☆☆☆☆☆☆☆☆☆☆☆☆

进城陪读 教育资源失衡下的无奈选择

众所周知,我国农村人口占了全国总人口的半数以上,农村教育问题是影响整个国家教育发展水平的关键所在。当前由于多种原因造成农村学生不断向城市,尤其是县城迁移,大量的“陪读”家长由此产生。这种现象的产生,对我国今后发展农村基础教育、转变农村教育观念、均衡城乡教育资源、缩小教育质量差异、保障农村学生平等受教育等方面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近日,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专访了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梁晓燕博士。

记者:当前农村中小学教育,出现了大量的学生向城市转移的现象,从而滋生出了“陪读家长”这一特殊群体,这一现象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梁晓燕:首先,我国从上世纪末就开始城市化进程,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资源优先配置城市的现象,这当中既包括经济资源,也包括教育资源,经济资源向城市倾斜就造成了农民工进城打工的现象,其子女进入城镇接受教育也就顺理成章了;教育资源在城市的优先配置就会使得农村教育水平落后于城市,农村家长就会陪儿女进入条件更为优越的城镇接受教育。其次,随着社会竞争和就业压力的加剧,青年进入社会所需的资本提高,青少年需要具备更高的科学文化素质与思想道德素质才能够顺利发展自我、贡献社会,这就使得农村家长极力支持子女进城就学。第三,部分农村地区的中小学教育水平不高,导致生活还无法自理的儿童、青少年不得不进入城镇学习,家长在这种情况下“陪读”也是无奈之举。总之,这一现象是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的综合结果,反映的是城市化背景下的教育视像。

记者:“陪读”现象的产生,意味着广大农村家长由以前的对教育不够重视,转变为如今的较为重视。这预示着他们的教育观念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梁晓燕:从一定层面上讲,“陪读”也确实说明了广大农村家长对教育的重视,大家认识到“知识改变命运”这一基本事实,把孩子的前途交付于教育,为此愿意付出“背井离乡”的精神成本和“陪太子读书”的时间成本。但是我们不能把“陪读”这一现象直接解读为教育观念的转变甚至升华,这当中还包括了很大一部分被逼无奈的选择和简单跟风的选择。 记者:目前“陪读”现象的迅猛滋生,甚至存在幼儿园的孩子就进城“就读”的现象,是否存在着盲目跟风的现象?

梁晓燕:一定是存在的,这反映了家长对教育的重视,更反映了家长在子女教育认识上的盲目性,把教育的成功与失败、孩子学习的好坏过多地归于教育条件的优劣。

记者:大量农村学生走进城市接受教育,这对学生本身的成长,以及农村基础教育将产生或者已经产生了什么样的作用?

梁晓燕:“农村学生走进城市接受教育是好是坏”这个命题似乎没有确定答案。抛去城市、农村这两个词汇,这部分学生就是选择了更加优质的教育条件,选择了更加广阔的社会视野,选择了更有挑战性的青春,为什么不会有好的结果呢?这个结果不仅限于学生成绩,还包括他的阅历、能力、见识。但是无法回避的是城市和农村确有差别,言语表达、生活方式、价值观念等等要素上都具有差异,对于适应能力较低的初中、小学生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家长“陪读”在这种背景下不是仅仅提供 “温饱”,更要帮助子女很好地适应城市生活、城市教育。 农村学生流向城市,这无可回避地会导致农村基础教育发展步履维艰甚至落后凋敝,目前乡、村中小学兼并、缩小规模已经反映了这个问题,这对于乡村基础教育的发展是不利的,对于国家教育的整体进步也是不利的。因为教育是国家的基础工程,并不像其他市场主体天然地需要接受优胜劣汰的竞争,教育需要在普遍意义上寻求发展和进步,国家需要对这种教育失衡予以必要的调整、恰当的转变和有效的改革。

记者:众所周知,我国城乡教育资源长期处于不均衡的状态,“陪读”现象是否会对这种不均衡状态产生冲击,会是什么性质的冲击?

梁晓燕:“陪读”是对于教育资源失衡的妥协、适应,但是视为一种冲击、挑战稍显牵强。“陪读”现象会进一步加速农村教育的落后,并需要承担学生难以适应城市教育的风险,如果一定要说这是一种冲击,也只是“自下而上”的对教育不公的呐喊,它并没有提供一种切实可行的教育模式,这种不均衡的教育现象还有待于“自上而下”的教育改革。

记者:农村学生进城接受教育,可以接受更为优质的教育,但是进行“陪读”的多是单亲,或者是爷爷奶奶等隔辈老人,这会否对学生的成长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

梁晓燕:这就回到我们前面讨论的“农村学生走进城市接受教育是好是坏”这个命题。我提到“农村学生能否较好地适应城市生活、城市教育是农村学生走进城市接受教育是利是弊的关键所在。”如你所述,“陪读”的多是单亲,或者是爷爷奶奶等隔辈老人,这样事实更多地只是解决了进城学生的衣食温饱问题,对于他们思想上、精神上的压力舒缓难以起到有效的作用,对于他们学习观念、价值理念的优化更是难以企及。这是当前一部分农村学生进城就学效果不良的重要原因,这里的不良效果轻则是学习成绩落后,重则是失去自信、失去理想目标,乃至于出现攻击性反社会行为。

记者:您对“陪读”这一现象有何评价?“陪读”实际上是对家长的一种“劳心劳力”,这一现象是否可以改变?政府的政策是否有调整的空间?

梁晓燕:农村家长“陪读”在当今社会不在少数,是城市化发展在教育上的体现,是城乡教育资源失衡的结果,是国民重视子女教育的作为,但是对农村的基础教育产生了不良的后果,有陷入恶性循环的可能性。“陪读”现象为国家教育部门敲响了警钟,根本性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势在必行,这是解决“陪读”以及其他教育困境的必由之路;另一方面,策略性降低农村学生进城就学门槛、优化农村学生进城就学机会,这对暂时缓解家长教育负担、促进教育公平、促进农村学生成长成才有解燃眉之急之效。

福州专业早泄专科医院多少钱

哈尔滨治心脏病哪个医院最好

常州治疗妇科